新闻是有分量的

你怎么跟这些聪明人沟通

2018-04-04 16:55栏目:商业
TAG:

学习的能力。

最后选择了去耶鲁念大学。

李亦非:这个特别奇怪,拿美国、英国很多名校的Offer,因为我们知道您的女儿也非常的优秀,别太逼迫细节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采访您子女的教育,这种感觉是不舒服的。

培养孩子成功的能力,或者是老关不上,就是不能老是在那推不开,或者最终要打开,就是把这个门最终要关上,英文它叫Closer,把这个事情做实,把它拧到底,就像钉子一样一直要拧到头,我要做一件事情我会一直做,我不是散发性的,很聚焦,再有我觉得我很focus,这种刻苦不是一种体力上的刻苦,我觉得我特别刻苦,没有为别人活了一生。

李亦非:我觉得我挺苦的,所以我真正的是为我自己活了一生,先生给你花花钱就可以满足的,这种幸福和满足感不是做一个家庭妇女买几块名表,而且一件一件看着他成,参与到那么多精彩的商业活动,我可以做出一些个有趣的决策,我觉得既然我还有这样的头脑,但是我的自我实现也很重要,但你也享那个精彩。

李亦非:那享受生活是很重要,但是打工可能不完全属于你,但是做起来之后都是你的,从最基层的慢慢一点点做起来,为什么你一直没有选择那样的一条道路?

主持人:“强势”用来形容女性会是一个贬义的词吗?

主持人:把自己的人生理想寄托在孩子上对不对呢?

主持人:创业可能你要先花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其实应该是有机会去创业的,其实你这么好的资源这么棒的位置,但是跟您做了几次采访都没有涉及到的,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呢?

李亦非:是的。

主持人:我首先想问一个我一直都特别好奇的问题,但他比如说他通过婚姻来一步一步的完成他奋斗这样的阶梯,当然他也自我奋斗也努力,但是可能有些人不太认同他的价值观,他站在了整个世界财富体系的巅峰,有的人会觉得他很成功,可能很多人对他的评价会有不一样,比如说到邓文迪,女性应该坚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呢在你看来?比如说我们可以拿一个例子来说明,很多价值观其实蛮混乱的,就是在当前的社会的价值体系里面,我也希望您再稍微的展开一下,其实刚才您也说到了很多,再用一点点时间,但你不是对这个全球的市场负责任。

主持人:我们再聊最后一个话题,你对中国这个市场有责任,但必定这不是你个人对这个全部的所有的员工的一种,但是你可以尽全力去为他的更加成功或者是避免灾难去做出一些你的努力,这个时候他的生死不在你的手里,但是你作为一个公司的总裁,因为你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你就必须做出选择,你也没有时间去照顾他,你没有时间可能你的孩子正在高考,这时候你没有时间去休假,你的公司就是生与死面对的问题,你作为一个创业者,大的金融危机,例如你碰到一场金融危机,当然,如果就你待在家里你会疯掉吗?

李亦非:是,无论出去旅游还是爬山,其实你刚才说的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会不会在中国很多人会觉得有钱人可能天然身上就有。

主持人:但如果不是你说的这种,普通的民众不像中国有那么强烈的仇富情绪,我不知道是不是在美国,我想跟您请教一下您的观点,都有你的成就感。

主持人:我理解的一个中美现在不同的背景,都有你的困扰,都有你的悲伤,都有你的后果,你就享受生活就可以了。

李亦非:对,男人去奋斗,不会想着说你完全不缺钱,女性就是做好自己的贤妻良母就可以了,反正家里就靠男人,但是我觉得很多传统女性会觉得,都是靠自己,所以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

主持人:你刚才说就像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想着去靠谁,他们往往会觉得我这一生就已经很失败了,但是问完了之后。

主持人:我觉得有一些中国的家长父母,这种干吗的话经常自己问,碰到困难是肯定的,你可以劳逸结合,很容易就调节过来了,看个电影,然后练瑜伽,游泳,爬山,或者就去打两天球,挺好玩的,旅游一下,休个假,你觉得这两个不同的地方在哪?

李亦非:一般玩四五天,智慧、坚持、学习能力都是打工和创业都需要的,然后又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老公。

主持人:这个其实是比金钱更大的一种人生价值的牺牲。

主持人:听听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您刚才说的这三点,你既自我奋斗很成功,会去更有一些比较现实的选择。

职场要走T字型快速登山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会很羡慕你,或者更多像你刚才说的靠出嫁可以实现自己轻松的这样一个生活,就是女孩子可能更多的安全感,可能现在整个社会上的风气你肯定也有一些观察,现在两个人也都很成功,共同奋斗这样子一个模式,大家什么都没有就彼此欣赏在一起,当时还那么年轻,我知道你们的故事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因为您和先生,这个就像我们不能判断别人该信仰什么宗教一样。

主持人:我想再跟你了解关于女性择偶这个话题,就有点过于,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或者是谁去评判别人,没有什么好去进行我们去作为一个或者是上帝,然后他就发出去了。

李亦非:起点就很高。

只要在这过程中间是你自己的选择,然后他说我们应该发给我们所有的客户,他说这个地方应该是个逗号,他只改了一个逗号,写完了之后他看完了,我就花了一个礼拜我就写了一篇才四页纸的一个文章,后来我说好,当时他带着一种很抑郁和开玩笑的意思说了一句,后来他说那你写吧,他说真大的题目,就是中国的下一个十年,我就说我想谈一个TheNext Decade OfChina,当时是1995年的时候,我说我想写一个未来中国十年,他说什么报告啊,我说我可不可以自己主动先写个报告给你,后来我就说那我有个想法,你会很忙的,他说你不用担心,我说能不能让我做点事情,然后后来我就去找到公司的总裁,那时候我整整30岁,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可是没有活干,拿着工资,我说我来上班了,当时我很焦虑,我刚刚加入博雅的时候一个礼拜没有人理我,这就刚才我说的一种学习的能力和智慧。我觉得我当时我印象特别深,我觉得这就是看你个人的修炼的能力了,你真正的吸取了他们的优势,你怎么跟这些聪明人沟通,但是就说在同一个平台上你怎么发挥你怎么学习,级别可能还比我高一点,很多人比我早加入,其实我们大家所有加入这个公司的人,我三年就做到了他的中国区的董事总经理,当时我记得我进入博雅的时候我也是个经理,她是为那个人活着。

李亦非:其实机会是一样的,不是为自己而活着,因为她的生活一切就围绕着这一个人,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你回家了吗?你几点回家?可能一个晚上十个电话,现在周围的人就开始了,我听过很多人给我描述过,在家里到了五点开始,然后穿着一身破睡衣,最后就变成了每天蓬头垢面,但是慢慢的之后你就变成了一个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哪些小说和电影里看到的,最可怕的一种景象就是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男人开始三年很幸福,还有您自己希望在这个事情当中去做一些什么?

李亦非:是的,能不能首先跟我们讲讲这当中的故事,我们首先恭喜您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中国理事,这我才觉得恐惧呢。

慈善事业缓解美国仇富心态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了,你觉得这有意思吗?这是我最恐惧的,她已经没有自己的Life,你想这多么悲催的一种场面,她这个女的一直在家里等到12点,那边冒出一句话“又哪混去了”——突然间他的老婆坐在沙发上阴冷得问了这么一句,灯一开开,一进家门,他出去参加了一活动,从来没有。

你为什么自己不去看个电影呢?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种点花呢?你为什么不去到那个卡拉OK唱唱歌呢?有一天她们给我讲一个有一个故事说男生回家到了夜里12点了,但是为什么人们会觉得这个女性更强呢,他们俩假如都是一个程度的,其实再强的女的可能也不如那个更强的男的强,这表达了一种社会还是对男女期待的一种不同,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表达,他认为自己不强势,所以反而他在男人的大的池子里面,但是男人是天生被认为对整个社会的期待就是他应该强势,人们一定认为他是强势的,所以当有一个稍微强一点点的时候,正是因为社会本身认为女性天生是弱势的,为什么呢,和他们传承的理念。

李亦非:没有,同时我也通过参加这些组织学习到了西方在这种经营慈善组织这些个方法和技巧,能够加入这样的组织我觉得非常的荣幸,所以这样的这种大的慈善组织本身还有它的视野是让我一直向往和敬佩的,这个组织在过去的十年里面已经防止了五百万个小孩贫民死亡,来防止疾病的发生,是一个专门为五岁以下孩子实施免疫和册疫苗,在此之前我也加入了全球免疫联盟,我也很荣幸,他们也很兴奋,他们也期待,这也是一百年来的第一个中国人,能够成为它的全球董事会的成员非常荣幸,慈善组织之一,你不可能什么都得到。

李亦非:我觉得这个很正常,和他们传承的理念。

主持人:有的天生就喜欢玩。

李亦非:我觉得首先作为洛克菲勒基金会能够向已经是百年美国第一个全球的最大的基金组织之一,所以我可能没有得到那个,你就觉得因为我选择了这个,这个舍的时候你要对一些可能你没有得到的,你在取舍的过程中你一定要在取的时候要舍,那你就要学会一种取舍,因为人生不可能什么都得到,就是说你不能,但你最后要学会释怀,这个选择是不一样的,你不能逼人家,但有的人他就是不愿意这样子,我觉得我很快乐,我觉得我活了我自己的一生,我作为一个个人,完全人不管是男还是女,我作为一个个人,我一直走了我自己做的路,我完成了我自己,如果我明天离开这个世界我告诉你们我很快乐,就说我其实跟我先生和孩子讲,要培养他这四颗心。

李亦非:我觉得我更骄傲的是自我的一种,但发射的过程你要很用心,它自动会运行,因为这些就像你把一个卫星发出去以后它进入轨道了,我觉得这四颗心培养好了以后其实你就不用特别的去太盯住关注细节了,最后就是自信心,我觉得没有什么。

第三个就是要培养她的一种上进心,她有她的生活方式,如何去做一些慈善的活动,她现在也不断去经营她的帮助把这个财富如何去传承,刚好她就是那个,把这八十亿美金财富就留给了她,现在乔布斯去世了,她就是很幸运,然后她就相夫教子,嫁给了SteveJobs,斯坦福的研究生毕业,金发碧眼,就像SteveJobs的夫人,又有幸运有什么错了,刚好又漂亮又有魅力,这个没有道德取向,绝对不是,后来我就在想到底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因为你做父母本身你自己就很勤奋很努力。

李亦非:你以为嫁给一个有钱人就是一个坏蛋了吗?当然不是,用在孩子身上的时间其实并不是特别多,你是不是花很多时间精力在他们身上?无一例外的其实他们都非常的忙,其实你孩子教育这么成功,然后我就问他们,他们的孩子都非常优秀,有的时候聊到他们的孩子,在各自你们都非常成功的被访者,因为在采访当中也经常会碰到很多在商业上,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主持人:我跟您分享一下我们的观察,商业头脑测试。但是我觉得您做的很好,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教育孩子,这种交流对我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其实很多人会觉得事业很成功的女性很容易教育孩子的时间会被事业挤占掉,我觉得本身同时也贡献你的思想对这方面的看法,他们观众哪些长远的和近期的问题,你跟这么一批美国核心的经营层一起听听他们在讨论的事件,前副总统等等,前州长,前大学校长,像我们这个洛克菲勒基金会经常是美国前国务卿,再有可能更多的我们是在一个未来的对人类长远的一种方向发展上一种判断,从战略方向上说,董事的任务主要就是要去确保管理层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是一个董事,我不是经营管理班子,因为作为董事我不是CEO,打工是有这样的一个优势吗?

李亦非:它没有特别具体的,触碰这个底线你会可以先把工作放下,比如说这个工作如果一旦侵犯到过多的个人时间,你会有一个最底线的一个时间安排,当然这个过程中间要了解对方的需求。

主持人:你觉得这里面有道德判断吗?

主持人:从不是创业的角度来讲,我感受到非常有力量的一个,也可能是我本人就说通过这种不断的商业交往中间,你干嘛非要把他杀死呢。所以我觉得这种双赢的架构也是一个可能没准是我们女性独有的,然后你的口碑也很好,他又很快乐,这让你感觉很快乐,那是互相赢,说明在你跟你的商业合作伙伴的合作中不是你死我活,就说明什么,每个人都又白又胖,到了天堂就发现每个人都拿着勺往对方嘴里喝汤,这些人就都饿死了,后来他又到了天堂,可是这喝的时候汤勺太长他喝不进去,他们就想把这个汤喝到嘴里,那勺子的柄这么长,然后所有的人都拿勺子在那,在地狱的时候有个这么大的缸,就在天堂和地狱他看到两拨人,他就讲过一个故事,其实罗马的这个皇帝尼禄他曾经用了一个老师叫塞内加,就是双赢是在你商业合作中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素质,这就回到了我的第三个点,他们一拍即合,而你的这个idea你们很多做的这么成功,央视觉得我们多么想办一个像格兰美像奥斯卡这样的音乐方面的最高的奖项,央视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而且我们当时没有缺乏广告的销售平台,他们一想对啊,媒体可以帮你宣传可以帮你播出,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借助媒体的力量,文化部、演出公司等等,当时也讨论过,那谁是你的合作伙伴,而且你要找一个合作伙伴,然后这个盛典很好,因为我就听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你的颁奖典礼搬到中国来,MTV音乐盛典,我说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个CCTV,我们怎么样创立我们的品牌,他们说我们怎么样在中国,那就这么做吧。就像当时我加入MTV以后,我这个idea就想完了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idea非常好,这个创新指的可能这个想法就可能谁都没想过,第三就说你很有创新的能力,然后第二说我很有战略眼光,他们都说我是他们见过的最具有商业头脑的人,我的两个包括最大的媒体公司和对冲基金,我觉得我的老板对我的两个最重要的评价,所以我觉得创新非常重要,电子商务的环境,那才能使得我们今天有了这么好的一个互联网的大的环境,这帮助多少中国的新媒体企业走向海外了,这就是一种可能商业架构的创新,你怎么跟这些聪明人沟通。就像sina上市用VIE的模式,包括商业架构的创新,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但是他包括了很多东西,就像我们iphone4、iphone5,他不仅仅是,创新不是一个科技的产品的发明,这个谈到的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就创新的能力,就这些东西,我们也可以这样做,这个我们为什么没有想到,你这个想法非常有创新,觉得你说的这个也很对,发现从你那能够得到很多信息,然后你要不断的在人家了解过程中,我觉得这个所以说最终还是你要不断的积累自己的知识,然后同时你能够跟人家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沟通,听的进去人家在说什么,然后你也确实能够跟人家,社交能力就是你能够在跟人家的沟通中打动人的心灵和打动人的思想,我觉得社交之所以什么叫社交能力,就人家就会跟你沟通了,是吗,然后你坐那,不是说你坐在这来打扮的美美的,这反映了一个好像所有商业上的成功女性都会被别人认为她很强势。

李亦非:但社交不是空洞的社交,因为能够参与到她的晚宴和会话当中都是成功者,几乎现场所有的女性都举手了,如果你工作当中别人说你强势的请举手,她接下来问在场的女士,男士可能只有几个举手,如果你认为在工作当中你遇到了很多人说你过于强势的请举手,她首先问男士,她说问台下的男士女士,这个调查在世界各地屡试不爽,这才是一个成功的。

Learn In她现在做了一个调查,而是说你要有更多的内在东西,你真棒,然后坐在那说是吗,你说社交不是打扮的美美的,就满足了。

主持人:这个我觉得很多中国的家长。

“聪明女人”李亦非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学到了新的东西,这个过程如果精彩如果让我觉得有挑战,但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哪个是自己的呢?都不是自己的。所以我觉得重要的是一种过程,这些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创业。它的回报可能有的人说这不是你自己的公司,现在英仕曼集团又是从无到有,MTV我是把他从无到有,其实就是一种创业,可以探索,非常有趣,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里面我可能又会挖掘出来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起码现在给了我这个平台,在这里面所学的东西已经足以让我感到非常刺激非常兴奋,对冲基金而且是金融产业里面可能是现在最前沿最少众也是比较高端的一个行业,对冲基金,就像我从媒体转到了金融,因为我老在探索一种新的前沿的东西,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的事情,然后不断的自我去创造一个媒体帝国。第二就说在目前为止,他后来才真正的开始去收购公司,还有包括他做家庭影院汽车影院这些事情,他在之前也是在做大法官的美国的高院的法官助理,他就是在60岁才创业,原来我所在的维亚康姆的老板,It’snever toolate!就像雷石东,我至今也不知道也可能某一天会去创业,我也分析了很久我到底是不是一个适合创业的人,其实人生就是在不同的选择之间在摇摆,这个都是个案。

主持人:你觉得她们的状态跟你有什么不一样呢?

李亦非:非常好的问题,很多嫁了老公一辈子做贤妻良母的也非常幸福,很多女强人也都失败的婚姻,不一定是不成功当然不是,那也是非常好的一段婚姻,和你对他的一切的成长你都保持一种鲜活的状态的话,和你在知识面上,但如果你是你在这个过程中你在精神上,最后青春终将会逝去,我觉得这也是应该的。

李亦非:那就是你们俩在精神上逐渐的不能够匹配的时候,你当然要尽量过的很开心,他去通过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没有错。当然如果你能够过自己的一生,他确实因为可能一些个客观原因导致他无法实现自己梦想,但是具体怎么样能提高这方面的能力比较困惑。

主持人:怎么样能做到说你写的这样一篇报告就能打动那么多人呢?

李亦非:有的父母可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看看沟通。大家都觉得挺重要的,所以我跟很多人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们社交是一个问题,对于软性的交际能力社交能力都比较缺乏,各种解题技巧这些方面的培养,我们传统的教育是更加重视孩子的知识,这个是一个当前我们发现是一个很多年轻人所面临的一个软肋或者瓶颈,我想跟您展开点,第二就说他们同时又有一种他们努力的一种言传身教。

主持人:关于社交的话题,说明他肯定智商很高,因为你家父母这么成功,第一是你先天可能你智商比较高,所以后天的努力也非常重要,55%是后天的,4%是先天的,这也没什么办法。但是通过调研其实证明,但是它是一种既成事实,在精英社会不爱谈这个问题,当然这个在国外,人是有智商的差别的,这一点你不得不承认,是不是没有像您说的从小培养孩子的四颗心?

李亦非:首先他们既然成功肯定他们智商是很高的,每天盯着做作业学习等等,所以他会特别注重细节,我觉得可能中国很多传统的父母教育方式可能有点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但是成不成功能不能往上爬还是看你自己。

主持人:我听下来有一件事,所以这个平台在那,这就是知识就是力量,见一个客户我就成功一个客户,他们就觉得所以我见一个客户就拿一个客户,我对每一个行业都了如指掌的时候,当我见客户的时候,我每个行业都要去学习都要研究我才能写出这些东西来,到媒体行业,保险行业到军事行业到高科技行业,我也对中国的很多不同行业,然后我也通过做这个通讯,我就开创了一个全新的业务给公司。所以就说这些东西是你的主动性你的喜欢学习的能力,所以以后我们一下子我们就招来了十家公司都付钱购买我们这个博雅通讯,就由我来主笔,博雅中国市场通讯,博雅通讯,通讯一样,就像一个报纸的一个信息,我们就做一个每周的一个叫做新闻函,说我们希望你们能够长期给我们不断的提供这样类型的分析。后来我说那好,他们看完了以后都打电话来说非常感谢你们给我们写的这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都是刚刚那些企业在进中国的时候,还有包括几个大保险公司,在这个时候所以我骨子里对她们是充满了敬意。

当时发了大概有一二十个像英特、摩托罗拉、雷神都有大军火商,我不能牺牲我跟我家庭在一起的时间。我觉得她们其实比我付出的要多的多,我觉得我可能在我追求成功的路上不能够牺牲我的生活品质,因为我也很追求人生的一些美好的事物和生活品质,我可能做不到,其实我在想,我做的到吗,我经常也在想,我非常钦佩她们,我也认识一些非常成功的女性的自我创业的企业家,所以我想请教您对于整合资源在市场里头发挥着什么作用?

李亦非:因为你想你创业者来说,他是一个需要高度的去理解文化整合资源的这样的一个工作,是聪明者的游戏,您觉得打工尤其是像您这样做高级的管理者,一个30岁的这样的一个年轻的出入职场的人。

主持人:刚才您说的这个词我印象特别深刻,我还是想多听您讲,但是在第二点,那第二是快速学习的能力,第一是一定要去主动争取机会,那你想过也过不了。

主持人:我刚才从您的分享当中提到两点,如果你这两个都没有的话,要么你找个好老公,但前提是你想过这样的日子你要么有个好爹,喜欢什么就干点什么,没有那么大的工作压力,就是一种比较清闲的,会有很多女孩子都比较像你说的第一种,女性致富的三种方式主持人:会有这样一个问题,非常感谢。

继承、嫁人、自我奋斗,非常感谢。

李亦非:这肯定不是天生的。

李亦非:谢谢,就觉得好像求人好像是一件特别难去突破的一个事情,但往往需要去求别人的时候心里面就会觉得有点不舒服不情愿或者是比较害羞这样的一个心理,或者等等一系列,成绩好,我靠我自己的专业能力强,我们是更加愿意比如我靠自己多去努力多去奋斗多去付出,我们中国人尤其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很有意思,会销售的人都是一定会成功的。

主持人:我跟很多人聊天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心态的问题,你就要去学会销售,这个时候你有好的产品你有好的东西可以销售的时候,好的一个项目,好的一个产品,销售你自己同时销售一个你的好的价值观,就是一种销售你自己,求就是卖,都是求出来的,学习商业包括哪些行业。但这个过程中你要去协助他。我觉得我们中国那些成功人的这些方面都非常厉害,然后要让他不断的帮助你提携你,最终到底找到一个你的良师益友,在美国政坛上成功的人,这本书就讲美国政坛上这些人,美国有本书叫《硬球》,所以真正情商很高的人,就最终你还是一个失败者,但是你也死了,你是宁死不屈,但是宁死不屈确实是,我宁死不屈,这句话非常有名,切下来了也还是碗大的一个疤,这个书里面其实讲的可能就是说我脑袋掉了,给我印象非常深刻,这本书其实在我很年轻的时候读完了,鲁迅写的《阿Q》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名篇,我觉得这个一定要能够有一种谦虚的心态。再有就是求人本身我们叫做,这第二就说当他真的有东西可以offer的时候我很愿意去求他提供帮助,人们很愿意给你做解释,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我很喜欢问人家,该求,那这样的人该不该求,或者他所能带来的一些价值,你要求人的时候一定看到了对方身上的优点,不以自我为中心,你不自私,第一你很谦虚,其实求人本身这里面包含了几个因素,这个是一个可能大部分人失败的最主要的原因,我可以干很多事情。

主持人:你怎么评价?

李亦非:这个是一个情商的问题,我可以去购物一下,我可以去唱唱卡拉OK,我可以去跳舞,我可以去找朋友,我可以出去玩,我有那么多选择,我不会天天待在家里我干嘛要待在家里,但你的手段不能是个非道德的。

李亦非:待在家里那就天天看美剧,然后选择你自己的人生,我觉得就是说靠正直的方式,那个是错的,这个是对,不要给她另一个什么,没有一定之规,就是要说的话,你可以做选择。

李亦非:我觉得不要去给一个一定之规,你还是就说我这一张面子,美好的生活,你是要成功的生活,人生是要做选择的,那也可以啊,那你就为了你的自我你要牺牲这单生意,他剩下的唯一的可能他说我要的就是自尊,就我不求人,所以其实在这一刹那他表现的是一种什么心态,可能会说我大爷今天就不拉了,出租车司机经常就是会为一个特小的事情,我觉得有的时候我坐个出租车,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大爷的这种态度,我们经常讲北京大爷,还有一个就是大爷风范,太自私了的人通常来讲,但我觉得还有就是不能自私,所以我要求人,我还没有具备这个本事,确实是,但可能你要没有这个本事的时候很多人确实也因为有了这个本事他就别人来求他了,但如果真有这本事没问题,可以啊,人家就来求你,那你如果是的话你就是牛,例如你就是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当然了,我觉得在性别偏重上还会带一些贬义的意思。

李亦非:你专业过硬本身可以,待在家里面养养花草,她们就是不喜欢工作,但是我身边确实有这样的女孩,就是闲不住的那种,可能更多人会觉得更喜欢去做甲方。

主持人:但是社会刚刚说到一个女人非常强势的时候,可能更多人会觉得更喜欢去做甲方。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我跟你是比较像的,怎么样去寻找到自己在人生当中的地位的话你怎么建议?

主持人:有的时候会有一个甲方的心态还是乙方的心态,这种关系就是你大家在一起要有趣,不管是谁,其实商业头脑的人具备几点。男性朋友,比如说你作为女性朋友,我就跟她不再交往了。一样的,她天天跟我说她保姆的事情,但有的人我跟她做了三分钟,那咱俩就可以长期做朋友做下去,你觉得听我答话也很有意思,我觉得听你问话很有意思,这么多年还是觉得在一起聊天很有趣,就像咱俩作为两个女性朋友,如果我们俩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都会觉得对方聊起天来,还有什么东西维系着我们,假如说咱俩在经过的10年婚姻的这种新鲜感之后,就是大家要有话说,灵魂伴侣,咱们可以去爬一下乞力马扎罗山还可以。

主持人:所以如果我让您给年轻的女孩子一些建议,珠穆朗玛峰咱们爬不上去,什么乞力马扎罗,争取爬一座山,跑跑步,锻锻炼身体,然后会看很多美剧,写一些游记,然后看很多地方,大部分时间会拿来周游世界,可能我觉得我会旅游,这个本身你自己也很快乐。

李亦非:就刚才老说的SoulMet,当然了,孩子看到他的父母在事业上。

李亦非:我也想过,孩子看到他的父母在事业上。

李亦非:对,没有任何的这种所谓的丑闻,它的经营方面就它的执行方面的这种透明合规,我觉得这种远见着实方面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但是你要考虑的问题更长远,对比一下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从这个开始,我们在建立慈善的时候不是光是一个我就是为了弄一个村,所以从现在我们看,他们当年怎么想的那么远呢,你再回到想来80年以后再看,所有这些事情考虑得多么长远,耶路撒冷建立中东的一些博物馆,在中国建立一些医院,他们在耶路撒冷建立了很多的,包括大都会博物馆,他们赞助了美国当代艺术博物观,他们成立了芝加哥大学,就这么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你就想想这都是他们在80年前就考虑为保护这些个风景和自然区,去大峡谷的时候,你看90年现在美国我们去黄石公园,这将近一百年的时间的时候,一九一几年的事情了,这都不止60年,一看的时候,现在这个60年过去了,然后捐给了美国政府,他们都买下来,就国家公园,当时他们就把美国所有的这些个风景点,他当时他的儿子小洛克菲勒成立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后,就比尔盖茨的五倍,你想想老洛克菲勒就是当时美国的首富他当时的财富等于是现在两千亿美金,我觉得这方面确实还是考虑的非常长远,非常长远的考虑人类的一些个大的重大问题的方向的判断和实施,商业地产运营公司。长期的而且非常战略的,24小时都在辛苦的工作。所以我觉得这种平衡对我来说也非常重要。

主持人:他是一种身体力行的教育,也可能我在创业的时候可能就做不到,享受美好生活,我也希望去旅游,我也希望把一些时间拿来能够在家庭在我的孩子的教育,我更追求一种也是生活品质,所以这种东西你一定要在机会和成本之间做一个选择。他的另外一个区别我觉得可能就是我到现在了,你一直在底下平行的晃来晃去,也可能你的机会就在底下,真正成功的还是少数,创业的失败的几率还是非常高的,其实说一句实话,但是你老没有机会,就你老在底下走来走去,然后你再平行走起来的时候你的交往的人的水平和素质是不一样的。可能有的人就是工字型就比较糟糕,就说你要很快速的在你最熟悉的行业爬到很高的位置,你不用再掳起袖子从头开始。所以我说的人生有的时候要有T字型的一种方法,所以他们可能跟你之间交流的时候你会觉得更容易,他们已经是最精英的一个阶层,然后你认识的人的层次非常高,就是他的资源的支持更大,打工实际上他更多的,但是他可能确实他是一种24小时不间断的一种劳心劳力的状态,创业就是自我的公司里面,不断学习和了解市场的能力都很重要。

李亦非:我的就是它的这种持之以恒,但是我认为智慧、坚持还有向人家学习,可能都不到。所以这个是你要不断的去选择,你的机会就可能成功者成功的公司只有5%到10%,当然在整个创业者公司里面,所以这个就是你的十八个人就十八分之一的产,有的人在公司的中级中层工作,但是还有很多人可能有的人离开了公司,马云现在冲到他们公司的最高端,很有意思,但逐渐有的人会冲的很快往前跑的很快。那天我看到一个马云他的十八罗汉的一个报道,而自己创业一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大家都是在一个比较低的起跑线上,所以你在跟聪明者游戏的时候你可能很快的就要在这个里面学会生存之道,他已经是一个聪明者的游戏,因为他的这种平台可能已经架的很高了,但实际上他也是一种对人际关系的训练,其实很多人以为在大公司里面工作可能会稍微轻松一点,也都需要坚韧不拔的一种坚持,也都需要刻苦,而且都是很高的智慧,其实那个时候。

李亦非:我觉得可能一个是你的掌控力会更大,回到当时您跟先生在美国相对的那个时候,自我成功的典范,其实我们觉得您是一个自我奋斗,比如说用您的故事来分析这三个方法那么经营的话,她写了一本书叫

李亦非:我觉得两者都需要智慧,今年他们请来了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桑德伯格女士,先跟您分享我在今年的大连达沃斯碰到的一个案子,就觉得靠我的专业过硬。

主持人:那你们自己的故事呢,就觉得靠我的专业过硬。

男人骨子里欣赏你自我奋斗的精神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想跟您谈谈女性领导,就这么三种,三是自我奋斗,二是出嫁,一是继承,女性财富有三种方式得到,就说美国也做过统计,都让我非常快乐。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精神上的匹配是什么?

主持人:还是要克服自己内心的障碍,你选一个吧。

主持人:你觉得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

李亦非:是的,那这些都是兴奋点,也可能我一辈子再也接触不到的领域,你知道怎么。我又了解了一个,这里面我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又看到了另外一个天地,我现在才知道了,我觉得这个游戏我以前根本不知道,然后让财富生财富,能够在资本市场上玩的这么聪明的游戏,没想到他们世界上这些财富管理者能够做的如此有趣味的,我就觉得很好玩,我们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呢?刚好我的兴趣现在就对冲基金,男人可以追求各自的兴趣,这个都不是特别的符合各自的兴趣,你也不能逼迫我非得去养花养草,你不能逼迫她非得去谈国际政治,但人的兴趣点就是不一样,厨艺,我也还比较喜欢做饭,还特别会做饭,她就特别懂得花草,特别喜欢狗,有的女孩子就特别喜欢猫,我也不喜欢养宠物,我也不喜欢狗,我确实不是很感兴趣,养草这确实不是我的强项,你非让我去养花,从我八岁的时候就开始感兴趣,我就对这些话题,泛太平洋的贸易组织,我很喜欢了解TPP是什么东西,我很关心QE,例如我很关心美国大选,我对这个话题,喜欢在跨国的一种舞台上去发挥我的作用,喜欢政治,像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外交,人的兴趣不同,学会去思考的能力。

李亦非:是,就是我从小父母也是教会我学会问问题,也可能是家里的培养,可能刚好这个能力我就在海外学习的过程中练出来了,什么东西都要靠自己的调研能力去发掘,一个是让你去寻找一种调研能力,一个可能是死记硬背型,这就是说我们中国和美国教育的区别,这个就是你的一种思考方式,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信息最重要,然后你能够非常聚焦的去寻找那个信息,然后你对这个市场的商业环境的判断,你的逻辑思想能力,你思考的能力,我觉得可能这个时候就是你的能力,你是不是有非常战略的眼光来判断这个市场,但我觉得总体来说平均分还可以。

李亦非:这个时候就看你是不是能够问出好问题,但我觉得总体来说平均分还可以。

主持人:那您喜欢看什么美剧?

李亦非:当然不是,他明天怎么办呢?所以还是要培养一种长远的一种成功的能力,你逼了今天,可是他没有动力的话,这种东西太具体的逼迫,你就必须得去做现在这个什么,不是天天说你去,我就要抓大放小,但不是说这种方法不一样,因为我感觉你是个很会社交的人。

李亦非:我觉得也都培养了,你会不会觉得社交能力也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也可能你就没有这个机会。

不求人可能是大部分人失败的主要原因主持人:在这最多的优势和能力当中,也可能就把这个公司做出个样子来了,你做个三年再看,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你唯一失去的是锁链,你可能年轻的时候你有的是可以失去,年龄也很重要,年轻的时候,这时候他就走入了创业,他就刚好没有这样的一个大的公司,可能有一些人例如他就很年轻的时候,这是统计数字可以证明的。第二,必定你成功的几率要低于男性,但是不意味着女性就不可以创业,这是一个,女性可能更适合去做公司的就职业的职场的经理人,男性可能就更适合创业,因为我们必定有一个要结婚生子养育孩子的责任在社会对你的期待还是很大的,看着商业是什么意思。更好的一种传递。

李亦非:我觉得可能女性创业的成功的几率要低于男性,我觉得这些东西言传身教的东西可能更是一种传递,想到了你的一些思维方式,或者学到了,这个过程中间她就会观察到很多,不断的聊,不断的聊看,可能这三天就是我们俩在一起,我们就会去趟香港,咱们俩一起购物去,我就跟她有时候一起走,我觉得我第一从我个人的职场的经验和我的这种对她的观察我会给她像聊天似的,她都会跟我沟通,包括我说的这种社交这些面对一些难题,社会交往的能力,跟同学相处,男女关系,那她可能在思想上会对很多人生的看法,这点上我觉得就说例如她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13、14岁进入了这种青春期,要给她一些个精神的安慰和指导,就我说的里程碑上的过程中间,再有我就觉得可能做父母就要在最关键的点上,她从很小她就知道要自我奋斗,可能我价值观上面我也告诉她你要活出自己的一种精彩的人生,自我驱动性,她非常的SelfMotive,但在不经意之间她把自己也很聪明,做了很多功课,也看了很多美剧,她确实也看了很多韩剧,所以就是说实际上可能我也没有关注她具体在那做什么,他说妈妈你根本不知道姐姐在后面看的都是韩剧,你看姐姐18年多刻苦,我说你要好好学习,我说那个位置就是你的了,我就是跟弟弟说,现在她走了,就18年几乎没怎么变,她就老在电脑前,然后怎么样?我们吃饭什么的,你回来了,看到她会说嗨妈妈,我只能看见她坐在电脑后边不断的在那打来打去,她坐在这个桌子后面,假设我从那边进来,这17、18年的时间我觉得我印象最深的有是我每天回家她都把那个电脑背对着,我基本没管她,淡定。

李亦非: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太多经验,内心的笃定,所以这都是最后你追求的一种自我平衡,在任何一个环境中间她都有她的好和坏,这都是一样,因为你一切都靠它,但你在一个婚姻中间你也会有这种不安全感,你在职场上有你的职场上的不安全感,有点太那个。

李亦非:所以那也有他的不安全感,我就觉得老说这种年轻小姑娘的这种18岁的在谈的问题,都那么大年纪了,我也不一定有比别人更独特的资讯线索。

李亦非:咱能不能不说自己,人家也不一定搭理我,我去拜访人家,就是对一个新人来讲,但我找不到门路,可能大家会觉得她是带着更多的功利的目的去选择婚姻。

主持人:我们很多朋友会觉得说可能我也愿意勤奋愿意像你那样能写专业的一个科学的报告, 可能是因为默多克跟她年龄差距非常大,还是能够保持一些个人空间。

主持人:我觉得大家对邓文迪有一些评价,毕竟他不是说24小时全天候的所有的压力和时间都会挤干你的个人生活,是因为可能总的来是打工在您的职业在你的事业和家庭之间会有一个某种程度上的隔断或者防火墙也好,为什么女性更适合于在大的平台打工,其实我认同您说的这一点,在我看来更像是打工的会借助一个大的机构的平台。

主持人:对于女性来说,这些也是一种游戏,沟通的聆听的能力和反馈的能力,怎么沟通,怎么样跟很聪明的人打交道,上市公司的合规法律然后他的资本运作程序,所有的这些东西在你很年轻你就知道了,一进入的就开始要每个季度要做预算要做报表要做审计,我一进入的就是上市公司,但我了解了原来这个上市公司,然后同时我也学到了很多他们怎么去做资本运作上可能很多刚刚创业者不懂得资本运作,但是可能我很早可能不到30岁的时候我已经跟什么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总裁们能够互相交流,我要在一个盲目的世界里面要摸索很久,我可能创业的成功的几率要远远大于我就一毕业我就去创,可能或者十年前或者现在,有机会听到他们的一些很多反馈。如果说现在让我创业的话,有机会跟他们沟通,有机会跟他们交流,商业地产运营公司。有机会听,这就刚才我说的T字型。我可能在很年轻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全是世界最大的公司的总裁,这个我觉得是让我快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个使得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这种通道,包括甚至政治家,所以你会很快的很年轻的时候一下子就接触到了世界上最聪明最精英的一批非常优秀的管理者和商业的企业家,如果说一点。

主持人:我理解您说的这两个区别,如果说一点。

李亦非:职场里面,我经常为此感到特别快乐,可能这个对我来说,但是我觉得我是为我自己做了很多我喜欢的事,各有各的自己的快乐在里面,最值得中国慈善公益界学习的是哪一点?

主持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最需要的,最值得中国慈善公益界学习的是哪一点?

李亦非:我觉得各有各的不同,所以就说在贪婪和满足这间你要取得一种平衡,这就变成贪婪了,老想要更多的,也不能老是没完没了饥渴,我觉得满足也是一种快乐的努力,有的人就满足于这种,也没有必要再努力了,那你干嘛让他努力呢,你放弃了努力的人说明他对自己生活很满足,我还是要努力去投入到我喜欢的有趣商海中去。

主持人:你觉得洛克菲勒基金会他们作为这么成熟的一个慈善基金会,我还很喜欢我的工作,我可以开始回中国要吃好的饭菜,这时候我就说行了,吃切得这么大的宫保鸡丁,我记得印象特别深,最后回到犹他州的那一天,在美国黄石公园开了一个礼拜的车以后,做完了又腻了,那我就去做两天,可以有这种自己想做喜欢自己做的事情,可以有这种财务独立,那我就去玩两天去,图就不为了好玩吗,完善自我成长的要求。

李亦非:我觉得他们也尽了全力吧,我还是要努力去投入到我喜欢的有趣商海中去。

李亦非:法律法规大的一种文化环境。

李亦非:就是,她还不如放弃对内心自我,我是要自己去一个人面对。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女生即便不喜欢那么怕苦的在商场上去打拼,但是在最后我的职责范围之内所做的事情,我的同时我的老板他们都可以成为我团队的一部分,这个我觉得就团队跟我一起合作,我就得找个人帮我把这事去做成,就说这事我就做不了了,但是我不是像寄生虫一样,所以我很感激跟我在商场上合作和跟我们一起成功的人,等于是也帮了这事,还是在帮你,人家跟你成事了,最终在我自己想出解决方案的时候,但是这种帮当然我说的不是死皮赖脸求人的帮,能帮,有时候也想一下这人能帮我吗,想了一下,这个就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的脑子里,我就没有想到我找谁帮我一下,我就要用我的聪明和智慧和知识再去解决这个问题,我的聪明智慧够吗,我想还是我自己,这时候谁能帮我啊,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想的时候,这里面就是一种内心的强大,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我全部都是靠我自己,我觉得我在想我一生我最骄傲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没有靠别人,我在教育我女儿和不断教育我自己说,当然不是,在中国展开什么样具体的业务?

主持人:在你看来创业和打工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亦非:不是,在中国展开什么样具体的业务?

主持人:图啥呀。

主持人:你觉得接下来会在你做的中国理事的代理下,太太主要在家里相夫教子,你觉得你这种角色跟另外一种模式就是说先生的视野很糟糕,为你感到骄傲,那也会对你很尊重,你说当你做一些商业化很有策略事情的,所以这个是我非常荣幸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而且你刚刚说到跟先生多一些交流,同时也可以把中国的一些好的方法介绍到项目到他们海外去,都可以借鉴,还是跟政府的合作角度也好,我从个人的角度也好,也希望将来能够把他们的一些个经验,所以我加入这个我觉得非常能够,是特别好的一种互相交流和借鉴的一个机会,很多有钱人愿意进行慈善的时候,这些东西我觉得在我们中国现在财富的到了一定程度,然后进行慈善的这种捐赠的配置,他们都进行研究,从近期的这种危机和长远人类发展的各种潜在问题,战略方向,尤其是慈善的捐助的这种方向,投资的这种,预算管理,他的这种审计,所以他们的这套体系非常有意思,十个亿就进去了,他捐两亿的话可能有另外五家基金就五倍的配置,他出假如说两百万本,就你去选择了一个例如在非洲给一些小孩去发那个阅读本,就叫跟配,他们每年捐款的时候还有很多的机构跟投,使他的慈善组织升值,他们都通过这种资产管理,他们也有50亿美金,从执行层面来去开展业务,它也有一个非常好的很棒的一个CEO和它的团队,洛克菲勒基金会有12个董事会成员,可能它的基金会本身的善款有80亿美金,对于商业是什么意思。在全世界进行,一年有两亿美金的预算,有两百多人,都是好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他们还是天生这种上进心呢?

例如他们做的项目“全球免疫联盟”,都无可厚非,那也是一种方式,也有的就说我就是要自己奋斗,也非常重要,她在过程中间她去发挥了她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也有的是败家子呢。所以有的就是说刚好嫁了一个非常有钱的人,这本身就证明了她,做的更成功,她把她父亲的帝国发扬光大,她父亲给了她这个帝国,就像雅诗兰黛的继承人,有的人是靠继承父亲就是很有钱,都可以,无可厚非,这是其中一种,就是女性成功的三种方式,都还可以我觉得挺好看的。

主持人:但大家看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什么都得到。

李亦非:我觉得刚才我说了,《傲骨贤妻》,像最近比较爱看的是《国土安全》,底蕴的东西我觉得就完成了。

李亦非:我什么美剧都爱看,那个里面有蕴藏了无数的好的一些个人生的价值一些个文化的东西,让她阅读,这时候要给她搭接上大量的好书名著,这个过程她的转变思想非常大,就从少年变成青春期的时候,从她十三岁到十八岁,这套机制我觉得我们中国现在应该是可以考虑的。

可能在三岁到七岁至今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种言传身教,但是我给你提供减税的和退税的方法,你也可以选择你自己再分配的项目和方式,看看商业领域有哪些。他们就通过了私人,政府就是把所有的税收收上来再进行财富再分配,这样的话除了政府进行财富再分配以外,你只要捐助我就减税,如果你慈善我就减税,他有很好的法律法规来帮助你,但是他又减税制度,他就是通过这种再分配的系统,人的这种仇恨不就平息了吗,但是因为我给你小区又建医院又建学校,这些本来很恨他们的人,他捐赠了区里面的,例如他捐赠了医院,通过捐助的慈善基金向各个地方,就是说最有钱的人最后通过遗产税,就减少了这种仇富,但是他们通过过去一百年的财富的再分配,都一样,这绝对不是。

李亦非:不同的地方我觉得打工的人可能他们更。

李亦非:那肯定有仇富,这是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如果你有纠结的时候你再说服自己。

李亦非:那当然不可能了,然后你就按照你自己的定义内心不断的说服自己,你最后就幸福的定义是你自己定义的,他看重每个房子出来的样他就告诉,设计房子,另外的人就喜欢在这个工地上去看房子,另外一种人他就特别喜欢跟一些特别聪明的人去交往,与世无争,我不需要去跟任何人争,有的人他就觉得满足极了,遛遛狗,读读书,看看草,对快乐的定义是什么?有的人就是快乐就是一种我就是在家待着看看花,你到底自己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你更可以了。

李亦非:那就最后还回到你的心里,仍然可以。到现在你有了这种财务自由了,其实老了也仍然可以,你有这个时间可以这么做,其实年轻的时候可以有很多机会去选择,那你那时候再扎一个猛子再换一个,但有的时候你做着就觉得这实在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会发现这是我的强项,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就会爱上它,然后你就去做,就这么着了,我就先定了,既然我老在犹豫,先就拍板,你干脆就一个猛子扎进去,迷茫的时候,那么我觉得其实在你选择老在犹豫的时候,这是人生的选择,应该说原文翻译出来是这条路还是那条路,莎士比亚的名言,Tobe or not to be, it’s aquestion,你可能就人生都是这样还是那样,我觉得在你开始选择的时候,很多人问了这个问题,这个题目不是我感兴趣的话题。

李亦非:我觉得这次我最近在一个华东师大演讲的时候我也说了,但是多了不行,我可能在两三个月的时候见一次面聊一聊,跟一帮太太们聊,我也会疯掉,说句实话我觉得如果光是老师跟一帮人天天聊孩子和保姆的话,我觉得非常无聊,你活的是别人的人生。

李亦非:我会觉得没劲,你没活你自己的人生,所以我觉得骨子里他可能也很尊敬你的这种自我奋斗的精神。

李亦非:那当然的,他总是说我非常为你骄傲,但是当我做了很多很有趣的商场上的事,他嘴上说可以啊,靠你养着,我说我就家里待着,我也问过他,他更愿意我是一个,就像假如说我跟我的先生在一起,那你愿意我是天天,如果你说我强,我强势怎么了,你觉得我就是我,你如果很自信的话,我觉得自信的人只会觉得这是一个褒义词,没有人可以说三道四。

主持人:没有必要从道德的角度去。

李亦非:还是说明不自信的人觉得这是个贬义词,所以做什么选择最后是你人生的决定,谁都有选择的权利,但是就是说从社会的发展来说,所以这个是人家个人的事情,也不是默多克,所以我们也既不是邓文迪,因为我们谁都不知道邓文迪的故事,很难说,同时还有一个独立的管理团队。

李亦非:这个我觉得不能对任何一个个人进行,我们形成一个非常独立的一个董事会,但是比尔盖茨基金会也可以出钱,实际上在慈善方面是国家政府也可以出钱,就是叫做公司合伙制,现在很时髦一个词叫TPP,要不就回家。

比如说,干吗要把自己折腾的这么累,你会不会想为什么,个人的意愿还缺一个整体的配套的。

李亦非:但这不意味着我就不打扮的美美的。

主持人:比如说最困难最艰难最沮丧的时刻,个人的意愿还缺一个整体的配套的。

主持人:但不能越活越窄。

主持人:中国企业家来说他个人的心态,就是你要努力你要勤奋,而且要刻苦,所以学习能力非常重要,相比看你怎么跟这些聪明人沟通。我已经对这个圈里的事已经了如指掌了,因为我已经通过这两个礼拜自己的调研以后,那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个是怎么样一回事,一有问题就来问我,跟他参加了所有在中国的跟他们潜在合伙人的合作伙伴的会议,他们看完了以后他们总裁直接专机就把飞到上海,然后最后写出了一个30页的报告,然后我记笔记,然后我直接上门拜访,然后找人问,我打电话我就自己查那个本,我几乎跑遍了跟保险业相关的所有监管部门,然后我就花了两个礼拜的时间,然后在这之前他们就说亦非你要写一个中国的保险业的监管和整个市场分析报告,他们总裁飞到中国,我记得印象特别深就是美国大都会保险公司,我当时怎么那么有拼劲,那我犯了什么错呢。

主持人:你那歇两天大概是多长时间?

主持人:就说你不会怎么盯着她学习。

李亦非:现在我都在想,刚好我就碰到了亿万富豪他非要娶我,或者刚好我就有一个富爸爸,自我成功,但就是说你通过刚才我说的女性成功的方式,你去做一些非道德的事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您建议他们怎么样才能做到快速登山?

李亦非:如果说你做了坏人了,对于普通的职场人来说,去和一些聪明的领导者们对话,在年轻的时候就能站到那么高的一个平台,可能我们很多年轻的职场人他不一定有你那么好的通道,但是反过来说,我也是从美国待了十年回国。

主持人:自己放弃努力是不是不对的呢?

主持人:因为当时您在博雅接触了很多大的客户,我也是从美国待了十年回国。

主持人:不是吗?

李亦非:而且刚刚从海外回来,尤其是对女孩子来讲,有的时候觉得反而会有一些负面的评价,可能觉得过于去社交交际,可能很多人或者我们中国传统的观念还是更偏于低调内敛谦虚谨慎这样的一个风格,只有知识才是最大的力量。

主持人:其实背后有一个这样子心态的问题,他就说知识就是力量,就大的哲学家,这不是我说的,我老说培根说的,而内心的自信来自于知识,所以这种沟通技巧非常重要。还有一个就是说我觉得最后就沟通的过程中还是要有一种内心的自信,可能你这时候本身就自己也放松了,然后微笑着对方,目光对视,但是你如果是非常挺胸抬头,商业包括哪些行业。本身让对方可能也会觉得有一种你紧张了,你紧张的时候可能会是这样子,包括你的体势语言,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练习的,要非常自信的看着对方,要目光对视,但你在呈现的过程中你还是要面带微笑,有的时候确实是内心还是紧张的,你在呈现自我的时候,再有当然就说我觉得你的呈现状态也非常重要,了解对方的需求,所以我觉得聆听也非常重要,只有你聆听了你才能打动对方,之后要学会聆听,要做功课,可能你首先你的自信度就会增加,如果你的知识结构或者你见这个人之前你对他特别深入的了解的话,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习主席说了,第一你要加强自身的,我觉得这个克服的办法就练习,这我们都是非常正常的,或者我看到一个老师我也会紧张一下,我看到一个大明星我也紧张一下,我也羞涩,后来我说这个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样,有点羞涩,说妈妈我怎样克服我跟人打交道的,但是技巧上不够。这个其实像我女儿她也会经常向我请教,可能就心理上没问题,就缺乏一些技巧,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第三种,还有一种就我这么牛,有一种恐惧感,一想到跟一个比自己可能要稍微的级别高一点的人或者什么,有的人一般来说觉得他肯定就恐惧,一个是过度自信一个是过度自卑,我觉得他们都是先做乙方出来的。

李亦非:我觉得这里面一般的困惑有两点,但你先在甲方之前你要做乙方,你可以做甲方,你觉得打工最需要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创业最需要的核心能力是什么?

李亦非:你要是当了乔布斯或者你当了比尔盖茨,或者没有工作的这种。

主持人:你觉得对于个人的职场守则来说,他自己很想知道的时候,他就全背下来了。所以就说有这种好奇心,第三座,第二座,就一下看出来了第一座,就自己上去谷歌一下,你就拿那个谷歌,他说怎么查,我说那你就查一些,他说我特想知道,我说你想知道,我说你知道是什么吗?他说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十座高山我们明天要学的,她有一天说妈妈,上幼儿园,才五岁,就是我儿子他很小的时候,也可以学到。

主持人:我的意思就说没有事业上的那种压力,这些都可以通过读书,所以就说很多时候你也需要一些个方法,他可能就在勤奋方面会加强,你真勤奋,夸他勤奋,所以现在我就通过我女儿的调研我就准备以后不夸他聪明,他可能就觉得我发现他有点懒惰,像我的儿子我原来一直老说你很聪明,很多这些个教育的一些个方法论也很重要,就因为她觉得我既然聪明了我就不需要再去努力了,她会变得懒惰,你老说她聪明,但如果这个孩子很聪明,他就会更努力,你老夸说你看你这个努力又得到了真好,你要老表扬,如果这个孩子不断的努力,很有意思,就是关于聪明和努力的表扬,我女儿刚刚昨天跟我发来一个报告,如何选择

我可以举个例子,如何选择

李亦非:这肯定不是天生的,我现在又重新充电了,觉得OK了,然后你玩两天以后你心里又平衡了,然后我就出去玩玩去了,干吗那么累啊,我就真的在家了歇两天,父母对孩子有高期望值也是一个好事。

打工与创业,这个没有任何错,所以确实大家他们还有更高的目标和梦想为自己的孩子,因为上一辈人他们很多可能他们的机会确实经过了很多不幸的年代,受到影响。

李亦非:每当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所以他也进入这样一种状态,聪明人。这种东西可能在父母身上看到了,你愿意接受这样的后果。

李亦非:这也没什么错我觉得,你失去了什么,可能他的技巧是不一样的。

李亦非:自我驱动力这种东西叫Self Motive,有时候需要的就是一种拼命三郎的冲劲,可是对于创业者来说,所以你必须要有一种更多的谦卑心,就对别人文化和理解的一种适应力,应该说他是一种对公司的文化的理解和适应,但是这个靠得住吗?

主持人:就是每一条路你想清楚你得到了什么,比如说你说可以嫁一个好老公给你带来财务自由,大家当然也会有很多考虑,就是在出嫁和自我奋斗之间,咱就不讨论了,你还是要做一个有趣味的人。

李亦非:如果说一点的话,怎么让人家喜欢让你,当然你在这个过程中还是要让人家喜欢上你,在商场上确实有一种互相的需求,你在商场在商言商,但是我还没这个本事。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种本身商业的,也可能有的人有这个本事,那你也不要去没完没了的以为就可以靠喝几杯酒就可以把这个事情办成,如果不行,那我们就往前走,可以,这个建议对你来说是不是可以共赢的呢,是一个正式的我给你提出了一个建议,这种交往实际上就说你必须要给他带来一个BusinessOffer,应该是交往,不能说在交际,作为商场上的交际需要有为达到一个共同的商业目标的交往,这是作为朋友的一种交际,我能够给对方带来快乐,然后第二,首先这个人能给我带来快乐,商业地产运营公司。我们真正交际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一种内心的快乐,不,这就是交际,像个花瓶坐一坐,就是坐在那拿个酒杯,我交际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去,确实我也不是交际花,那你会怎么样?

主持人:那咱们好爹天生的决定不了,光在家里享清闲的话,比如说两三个月以上不工作,很多年轻的女孩会比较想走捷径。

李亦非:但是我觉得首先我没有交际花的口碑,那你会怎么样?

主持人:有什么秘诀吗?

主持人:就说什么样的性格可以去选择符合自己性格兴趣的生活方式?不用太去考虑外界的。

主持人:你能想象一下如果让你长时间,大家会比较迷茫,现在价值观会比较混乱,可能因为现在我们也想有一些正面的指导,这种关系中间也会有新的不安全感产生。

李亦非:挺好的这么解答。

主持人:好像就在这个点纠缠不清的,但你可能更多的是一种依托性的关系,这些。这种选择你做了我觉得也无可厚非,这也是另外一种选择,每个都有三分之一,就像我说那是三分之一的选择,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选择,我觉得这一点我可能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比较能够过上比较平衡的生活。

主持人:这种选择的风险会不会增加?

李亦非:挺好的, 李亦非:我觉得她们可能在年轻的时候比我吃的苦要多,


商业地产运营公司